苹果减产,富士康"厂妹",想加班去做华为手机

作者:admin 2019-02-01

苹果减产,富士康"厂妹",想加班去做华为手机

博猫娱乐报道,“手机之王”苹果正在遭遇中年危机。
 
美国东部时间1月29日,苹果发布了2019财年第一财季报告,数据显示,公司当季营收为843亿美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199.65亿美元,同比下降0.5%。这艘由库克掌舵的大船在商海中遭遇减速。
 
而在此之前,苹果采用了减产、降价等策略,意图扭转战局。作为苹果产业链上的“巨头”,富士康和伯恩光学在苹果的策略调整中首当其冲。“苹果销量下滑,我被辞退了”“从10月初到现在,已经连续好几个月不用加班”……1月中旬,博猫娱乐走访富士康和伯恩光学时,听到不少这样的声音。
 
苹果打个喷嚏,供应链就感冒了。
 
富士康观澜工厂工人:几个月不用加班了
 
出入园区都必选刷卡或者刷脸才能通行的深圳富士康工厂戒备森严,散发着一丝神秘的气息。1月中旬的一个下午,博猫娱乐在富士康的两个厂区外徘徊时得以和几名员工攀谈,听他们描绘着忙碌的工作环境、单调的生活以及销量不佳的iPhone。
 
需要最先说明的一点是,富士康产线工人的工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加班情况,如果没有加班,到手的工资并不高。
 
而博猫娱乐听到的是,富士康观澜科技园区的iPhone产线工人早在10月初便不再加班,而这里是iPhone的主要组装地点。
 
“早上七八点钟上班,下午5点半左右就可以下班了。近几个月,我们的加班情况比较反常,从10月初到现在,已经持续好几个月不用加班,就算申请加班,每个月最多只能加36个钟。”张丽抱怨道:“现在的工资比较少。”
 
众所周知,抱上苹果的大腿,无疑将给供应链企业的业绩和知名度带来不小的助力,但同时,依赖苹果也存在不小的风险。
 
目前(2019年1月31日),苹果的股价已降至165美元上下,总市值缩水至7816亿美元。受苹果的影响,富士康母公司鸿海(2317,TW)市值也跌破万亿新台币。自3款新iPhone上市以来,外界关于它们销量不佳的负面声音就不绝于耳,尤其是最近几周,苹果“砍单”、供应商下调业绩预期等一系列负面消息频繁出现。
 
距观澜区12公里外的,是富士康龙华科技园区。相比观澜区的“清闲”,在龙华区工作的李晓忙碌多了,她和工友们每天的上班时间为早上7点到晚上7点。“从进了流水线车间就要开始工作,除了中午和晚上各一个钟的吃饭时间,我们都要在产线上做事。但如果当天的产量达到的话,可以6点半下班,如果产量达不到,就得7点半下班。”
 
据富士康招工报名处的薪资待遇公示,试用期(1~3个月)员工的标准薪资为2300元,综合收入(含加班)为3500~4800元;试用期满(第四个月)标准薪资为2650元,综合收入为4200~6000元(适用生产作业员)。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综合收入的取得,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产线工人的加班情况。周一至周五的加班按照每日变动的工价计算,去年10月前后,工价为26~28元/小时,现在已经跌至20~22元/小时;周末双休时,加班按照双倍工资计算。“我上个月加班情况还可以。”说这话时,李晓微微露出了笑容,但不待博猫娱乐再询问其他问题,李晓便行色匆匆地走开了。
 
而圆圆是被调到龙华区工作的,她告诉博猫娱乐,iPhone现在“已经收尾”了,可能是卖得不好订单少了,跟她同一批被调过来的人主要是在做华为手机。随后,博猫娱乐以应聘普工的身份前往富士康龙华招募培训中心,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想多赚钱的话,去做华为手机挺好的,苹果的减产了,加班没有做华为的多。
 
在这里上班的王林向博猫娱乐表示,与观澜区“最多加班36小时”相比,龙华科技园区的加班普遍比较多,不少员工可以达到每月80小时。
 
所以在这里,连人们抱怨的东西都不同。
 
王林所在的苹果电脑产线薪资待遇还不错,她每个月平均到手能达到6000元左右。她现在抱怨的,反而是单调、乏味的生活。她希望在富士康龙华科技园区离职后,继续重操旧业卖珠宝玉石:“虽然卖珠宝也比较难,但是最多的一笔赚过5万元。”
 
从一次招聘2万人到强制休假的“超级大厂”
 
为苹果供应玻璃盖板及触摸屏的伯恩光学也受到了苹果减产的影响。位于深圳坪山新区与惠州交界处的伯恩光学一直十分低调,没有官网、没有太多新闻。不过,在惠州人眼中,伯恩光学是一座“超级”大厂。
 
一说到伯恩光学,在惠州跑滴滴的刘明就想起了2015年春节后的那场“史上最牛招聘”,“2014年末,2015年初,伯恩招了好多人,他们在厂门口排队,通宵排,都上新闻了”。
 
那一年是伯恩光学招工最疯狂的一年,工厂提供了足足2万个岗位,奈何僧多粥少,每天超过2000人应聘让每个岗位都一职难求。正如刘明所说,不少求职者为了得到面试机会,甚至在工厂门口通宵排队。
 
时过境迁,2018年11月,伯恩光学被曝出一夕之间减去5000名临时工。是否有这么多人不得而知,但一位叫周东的年轻人,自称就是在那时被辞退的。那天,离下班时间还有5分钟,负责质检的他正在检查最后几块玻璃,车间主任突然过来通知,这个车间的小时工明天来不用上班了。
 
周东此后也想过伯恩光学优化员工的原因,在他看来,伯恩光学是帮苹果做手机玻璃的,既然苹果的销量减少了,伯恩光学自然订单也少了。
 
陈锐是两年前进入伯恩光学的,一直在“苹果A厂”精磨部工作,精磨和粗磨、精雕部门一起被看作是最苦最脏最累的部门,很多人都不愿在这里工作。
 
不过,陈锐觉得与2017年相比,今年明显事情少了很多,“2017年每个月只休两天假,半个月休一次,现在是每个月必须休4天了,强制性的”。在平时工作中,苹果厂还与其它厂存在差异,“现在是每天工作10个小时,其它厂最多有11个小时的,加班费每小时48块,算下来每个月少了1000多块”。
 
陈锐的哥们儿也是伯恩光学的员工,他刚来不久,这次春节没有买到合适的票回家,准备在这边待着。他感叹自己没有赶上好时候,以前过年加班是三倍工资,几天就有几千块钱,今年伯恩厂没有加班费了,因为“没事情做”。
 
“没事情做”是现在很多代工厂员工的深切体会,事情少了,工资就少了,曾经最看重的高工资也不再拿得出手。之前被辞退的小时工周东就对现在的工作更加满意,在伯恩光学的时候,他的薪资是23元一小时,每月扣完五险一金还剩4000多元。11月从伯恩出来后,他就到了深圳福田保税区一家半导体公司,按照他的说法,“和伯恩比起来,这里上班跟玩一样”。
 
尽管伯恩光学受苹果影响导致出现减员,但陈锐预计,今年年后应该还是会有通宵排队求职的情况,“年底走了很多人,而且每年都有通宵排队,今年可能也有”。
 
伯恩光学的招聘处也将招聘声明摆在街边,工作人员站在咨询处,随时等待求职者。据介绍,求职只需要填一些基本信息,登记一下身份证就可以直接在招聘处等候面试,面试成功后第二天就直接上岗。而且各厂都有招工需求,“招的人还多,各厂都要”。
 
1月30日,博猫娱乐联系到伯恩光学副总裁闫殿军,试图了解公司目前的情况,但表示闫殿军表示自己“不负责这个事,也不清楚该找哪位”,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之后,博猫娱乐又试图联系伯恩光学惠州厂的人事部经理叶尧,但多次拨打后仍无人接听。
 
多家供应链公司受拖累
 
市场对新款iPhone的需求担忧也终于得到了官方证实。
 
1月3日早间,苹果CEO库克在一封致苹果投资者的信中,下调了公司对2019年第一财季(即2018自然年第四季度)的业绩预期,将营收从此前预测的890亿~930亿美元区间下修至840亿美元,毛利率从38%~38.5%下修至38%左右。
 
库克在信中称:“我们预计一些新兴市场会出现经济疲软,但事实证明,这比我们预计的影响要大得多。新兴市场主要体现在大中华区市场,大中华区iPhone营收不及预期,导致公司整体营收不及预期,并导致营收同比下滑。”
 
与此同时,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錤在近日发布的苹果研究报告中还将iPhone 2019年第一季度的出货量自3800万~4200万部下修至3600万~3800万部,原因在于新机型需求在中国与新兴市场不如预期。
 
郭明錤预估,2019第二季度iPhone出货量约环比持平为3400万~3700万部,略高于市场共识的3000万~3500万部,“虽然2019第二季度的出货约同比衰退14%,但较2019年第一季度约29%的下滑已大幅改善”。
 
除了富士康和伯恩光学外,苹果的多家供应链公司业绩也受到了不同程序的拖累,它们清晰地印证了苹果产品销量的萎靡。此前,苹果手机光传感器供应商AMS将第四季度营收预期从5.70亿~6.10亿美元,下调至4.80亿~5.20亿美元;而苹果手机屏幕供应商Lumentu及Qorvo均下调业绩展望。
 
苹果CEO库克在解读2019财年第一财季业绩时表示:“尽管iPhone在这一季度的表现并不及预期,尤其是在中国,但是服务业务和可穿戴设备在中国的成绩比较积极。我们对苹果的未来充满信心,因为我们有雄厚的科研实力以及大量正在研发升级的产品,将在之后的几年中陆续发布。”
 
库克此次承诺的研发升级产品会是另一个iPhone 4还是下一个iPhone XS?想必供应商们会比果粉更关心这个问题。

快捷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