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接万物的HarmonyOS,能拯救华为手机吗?

作者:admin 2021-06-03

连接万物的HarmonyOS,能拯救华为手机吗?

博猫娱乐报道,经过两年的曝光,华为鸿蒙系统终于正式与用户见面。

六月二日,华为鸿蒙操作系统和全屏新产品发布会拉开帷幕,HarmonyOS2.0正式发布,多款新产品搭载鸿蒙2.0。它还意味着“HarmonyOS2.0手机”成为了市场上的一个官方产品。

华为消费业务总裁余承东在发布会上的开场白中表示,鸿蒙是华为的长期战略,未来将越来越多地运用到实际情况中。

自鸿蒙系统研发发布以来,一直备受热议,随着鸿蒙2.0的正式发布,华为研发的鸿蒙操作系统终于揭开了它神秘面纱。

HarmonyOS是什么?

近些年来,如日中天的华为手机业务受到了重创。在经历了两次制裁和被谷歌踢出合作名单后,华为的市场份额一落千丈,新的Android系统也无法与之匹配,“背水一战”的华为不得不把“备胎”鸿蒙“转过来”,并希望自己能够在一个全新的生态领域中大显身手。

今年八月,余承东发布了华为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鸿蒙”,当时他说:“如果Android操作系统不能正常运行,鸿蒙随时都可能启动。”

现在,显然是时候了。

鸿蒙不是一个简单的手机操作系统,更确切地说,它是一种全场景分布式操作系统,是一种“为互联网时代而创建的智能终端操作系统”,其功能不仅仅限于手机。

总体来说,鸿蒙操作系统具有三大核心功能,第一,帮助不同设备“统一语言”;第二,实现硬件互助,为消费者带来超级终端体验;第三,支持应用和服务开发者与硬件合作伙伴进行一次开发,进行多端部署,实现跨端迁移。

鸿蒙的目标,是在各种终端逐渐智能化之后所产生的巨大IoT市场。在数字化时代,万物互联是一种新的产业趋势,其背后蕴含着无数的可能性和机遇,华为自然也不会错过。

前些年,华为开始在IoT设备上布局智能手环、手表、音箱等产品,随着各种智能移动终端市场的逐步扩大,华为消费业务的核心高管们也开始关注底层分布式操作系统。

2016年5月,华为已经开始开发HarmonyOS操作系统。自HarmonyOS于2019年8月正式发布和开放源码以来,一年内有许多更新,去年12月,华为发布了HarmonyOS2.0手机开发者测试版,今年4月,HarmonyOS开发者公开测试版上线……尽管有美国制裁的困扰,但华为在鸿蒙系统研发方面一直有条不紊地前进。

早些时候,华为消费BG软件部总裁、鸿蒙首席执行官王成录表示,已经有美的、九阳、老板电器、海雀科技搭载HarmonyOS系统,2021年的目标是覆盖超过1亿个主流品牌的40+产品。

除专注于操作系统研发外,华为还提出了“1+8+N”战略。

一个是指智能手机这一主要入口,8是指平板电脑、车载电脑、PC、智能屏幕,以及手表、耳机、AI音箱、ARVR眼镜;N是指华为的HiLink生态系统,由泛IoT硬件组成,通过HuaweiShare实现各种设备的互联。在这些产品中,“1+8”主要是华为自己要做的,而“N”则是交给不同的生态伙伴来开发和生产。

分布技术和“万物互联”

以IoT为代表的鸿蒙操作系统,其优点和特点几乎都是围绕着“万物互联”展开的。

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在发布会上详细介绍了HarmonyOS2.0的功能和它背后的技术支持。

第一,鸿蒙的设计理念和思想是以“分布式技术”为核心的,它使鸿蒙操作系统在不同终端运行时更具针对性和兼容性。

分布技术的特点,有利于实现IoT生态协同。已有的操作系统基本上都是针对特定的硬件,不能满足IoT时代不同移动终端的需求,导致不同硬件终端之间不能形成一个协同的生态系统。

LiteOS内核是由Linux宏内核、LiteOS内核、鸿蒙微内核等多种内核混合而成的:Linux宏内核支持鸿蒙系统快速兼容Android应用程序,LiteOS内核是专为IoT设备开发的轻量级、低功耗内核,鸿蒙微内核是鸿蒙系统未来主要采用的自研内核。

这样,鸿蒙操作系统就可以针对不同的终端选择合适的内核,从而更好地实现“兼容性”。

除内核设计外,鸿蒙操作系统还对各个层的内部进行了解耦,以适应不同的硬件,形成不同的模块。根据华为去年12月发布的信息,鸿蒙操作系统将其操作系统使用的功能划分为15000多个可组合模块,并根据不同的硬件配置和所需的能力进行组合,以确保平稳地使用,无论设备内存大小,是否支持蓝牙或WiFI网络,等等。

鸿蒙OS的分布式软总线,无需单独设置就可以根据需要调用多种功能,使得硬件终端之间形成了相互协作的关系。使用鸿蒙的分布式软总线,终端设备可以虚拟化为摄像模块、显示模块、外放模块,成为一个有机整体。

正如王成录介绍的,鸿蒙操作系统拥有统一的控制中心,多台设备可组成“超级终端”,用户可根据控制中心内不同场景的变化,实时选择最适合播放的设备。

通过在底层系统上实现硬件模块的融合,鸿蒙OS可以在无需修改上层App业务逻辑的情况下,实现多设备间的传输。

将来,用户只需用华为手机“碰”一下带有鸿蒙系统的豆浆机,就可以建立这两者之间的联系:用户可以用手机操控,选择打豆浆、打米糊、煮咖啡或打果汁等功能;还可以根据个人体质健康数据定制个性化饮食方案等。

另外,鸿蒙系统下的分布式编程框架将向用户提供“原子化服务”,这种服务在卡片的形式中表现出来,即用户可以通过滑动App来将应用卡片固定在手机桌面上,各种终端连接起来后也可以通过卡片共享的形式实现快速共享。

王成录强调,“原子化服务卡”将成为万物互联时代的一种统一语言,使各种设备之间的联系更加直接,更加直观。

任其发展

不管是“国产操作系统”的身份,还是“万事互联”的概念,听起来都是非常激动人心的,但鸿蒙的未来依然是“任重道远”。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一旦某个操作系统在某个产品终端上的市场格局确定,后来者很难再占据上风。

今天,Android和iOS在手机市场中独占鳌头,前者占有全球68.63%的市场份额,后者占30.99%。对操作系统来说,代码的实现和开放源码一样都是最基本的,要想最终生存下来并占据一席之地,构建生态环境至关重要。

当然,鸿蒙也想培育自己的应用生态,但这意味着它将挑战现有Android和iOS的整个生态。现在世界范围内Android开发人员已经达到了2000万,iOS开发人员达到了2400万,鸿蒙与之相比的差距无疑是巨大的。此外,美国对华为的制裁加剧,使得其在海外市场的拓展变得困难,鸿蒙想要建立新的生态巨头并不容易。

这是杨海松设定的目标,超过了16%就是成功。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鸿蒙搭载的设备至少要有3亿台,其中有2亿台是自己的,还有1亿台是生态伙伴的。

前途未卜,鸿蒙能否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值得我们期待。

快捷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