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大清洗,资产狂甩卖,WeWork能否完成自救?

作者:admin 2019-10-07

高管大清洗,资产狂甩卖,WeWork能否完成自救?

博猫平台报道,WeWork的后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时代已经开始。

 
关于诺伊曼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的种种猜测,终于在他于本周早些时候的正式离任结束了。但是此举也引发了新的不确定性,投资者担忧两位被任命接替他的高管将如何扭转这家办公空间巨头不断恶化的命运。
 
在诺伊曼离职并转而担任非执行董事长一职后,WeWork首席财务官Artie Minson和副董事长Sebastian Gunningham接任联合CEO。WeWork拒绝让Minson和Gunningham接受采访,但在任命后不久,两名高管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公司历史上的这一重要时刻领导WeWork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荣幸。”
 
但是,“重要”仅仅只是轻描淡写。该公司原本计划在今年夏天进行IPO,却胎死腹中。这引发了人们对WeWork在未来几个月如何履行其大量租赁义务并最终实现盈利的质疑。
 
WeWork在软银和一众投资者的支持下,成立仅九年就已经进驻全球29个国家111座城市,设立了528个WeWork大楼,并计划最终扩张至全球280座城市。
 
从WeWork递交的IPO招股书来看,其收入与亏损规模几乎呈同比例的正向增长。据悉,WeWork在2018年的收入是18亿美元,亏损达16亿美元。虽然仅仅在2019年上半年其营收就达到了15亿,但却亏损了23.6亿美元,较去年翻倍。可以说实现盈利几乎遥遥无期。
 
曾经的软银认为,长远规划和无限支出,足以将这家房地产领域的“高科技”公司培养成下一个亚马逊。
 
终引软银不满
 
在这场IPO风波中,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正是首席执行官诺伊曼。
 
上周五,当诺伊曼一家参加每周的安息日仪式时,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正在准备罢免诺伊曼。据悉,软银以股票和贷款的形式拥有着超过100亿美元的WeWork股权。但在过去一个月里,WeWork的财务顾问经过反复论证后确定,这些股权的价值仅仅是软银在1月份购买股权时的四分之一。孙正义推断,问题出在诺伊曼身上。
 
长期以来,WeWork都以夫妻店的形象示人,诺伊曼夫妇二人共同执掌公司大印。此外,诺伊曼还在高管团队中大力扶持家族势力。这家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了两个关系:一个是诺伊曼的妹夫,他经营公司的健身房;诺伊曼的一位直系亲属获得了为该公司举办八场现场活动的报酬。
 
在投资者的最初批评冲击之后,WeWork的确采取了措施来解决许多问题,减少诺伊曼对公司的控制,但他仍然坚持工作。就在上周,软银预计诺伊曼将会出席在加州帕萨迪纳举行的务虚会,并发表相关讲话。但诺伊曼却因软银和投资者涉及推迟IPO的言论,取消了讲话,并最终没有出现在这次会议上。
 
上周日,软银要罢免诺伊曼首席执行官职务的计划终于公之于众。孙正义的盟友包括风投公司Benchmark的Bruce Dunlevie和中国私募股权公司弘毅资本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赵令欢,他们都是We Co.的董事会成员。到了本周二,诺伊曼的态度缓和了,在董事会准备进行电话会议和投票之前,每个人都知道结果,诺伊曼和其他成员一起投票罢免了自己。知情人士透露,We Co.董事会在罢免诺伊曼的问题上全部投了赞成票。就在这一天,他辞去了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并同意放弃他的多数投票权。其夫人也辞去了公司的相关职务。
 
高管层大清洗
 
自诺伊曼卸任CEO之后,短短几天,两位新领导就已经开始进行裁员和资产甩卖。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其中包括清除诺伊曼的裙带关系,涉及人数近20名。
 
知情人士表示,这家共享办公空间的母公司We Co.预计将裁减掉数千个职位,并希望出售其核心租赁业务以外的业务。他们的目标是让该公司实现“瘦身”,以为明年的IPO做好准备。
 
在预计将离职的高管中,副董事长Michael Gross一直是诺伊曼的长期盟友,也是他的朋友。另一位将离职的是该公司首席产品官Chris Hill,他是诺伊曼的姐夫。
 
与诺伊曼有着直接汇报关系的10多名员工也将离职,其中包括运营和特殊项目副总裁Zvika Shachar、开发总监Roni Bahar、房地产联席主管Wendy Silverstein、首席通讯官Jennifer Skyler以及房地产合作伙伴关系全球主管Sarah Pontius。
 
此外,房地产开发主管Granit Gjonbalaj也宣布即将离职。Gjonbalaj负责房地产业务,包括设计、施工、项目管理和开发,他表示目前正在谈判离职方案。不过,相关人士透露,Gjonbalaj与诺伊曼并无私人关系,不属于核心小圈子,所以此次离职完全是出于他本人的意愿。
 
知情人士表示,WeWork最大投资者软银集团的负责人孙正义,已要求Sprint前首席执行官Marcelo Claure亲自承担更多角色,以帮助监督这家办公室租赁公司的高管层清洗工作。知情人士表示,软银尚未就他的确切角色做出任何决定。
 
一位知情人士说,Claure将帮助WeWork的新领导层确定收入和节省成本的机会。
 
现年48岁的Claure于2013年加入软银,当时这家日本公司收购了电话发行公司Brightstar。孙正义在2014年聘请他经营Sprint,帮助孙正义在公司即将出售给竞争对手T-Mobile之前,实现扭亏为盈。现在,他仍然是Sprint的执行董事长。
 
Claure目前是软银集团的首席运营官、国际业务的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成员。他还监督了软银今年推出的50亿美元拉丁美洲技术基金。
 
拒绝重蹈覆辙
 
两位新任首席执行官正计划为该公司开辟一条新路线,以避免重蹈该公司发展迅速但亏损巨大的老路。
 
据知情人士透露,WeWork正在暂停与业主的所有新租赁协议,试图迅速控制成本。
 
此举将令WeWork的全球商业地产房东感到不安,不过他们已经为这一暂停扩张的可能性做好了准备。
 
前员工表示,削减成本的举措表明,Minson和Gunningham向华尔街发出了一个信号,即他们正认真地改变该公司以过度扩张闻名的企业文化。
 
诺伊曼曾试图将该公司发展成一个折衷的业务组合,一个涉及广泛的企业帝国。其中包括学前和基础教育部门WeGrow,一个名为Rise by We的健身俱乐部以及一个名为WeLive的宿舍式公寓租赁子公司。We斥资5亿多美元收购了与技术相关的业务,其中包括活动策划网站Meetup.com和搜索引擎优化公司Conductor。
 
知情人士表示,这两位联合首席执行官已决定出售在诺伊曼领导下进行的三笔收购,即Conductor、Managed by Q和Meetup。据悉,最近几天,三家公司已经收到了外界的初步收购兴趣。
 
但是,预计该公司将保留两年前收购的编程教育公司Flatiron School。
 
此外,知情人士透露,在计划拍卖的资产中,包含了诺伊曼青睐的Gulfstream G650ER,这是他去年以超过6000万美元购买的顶级私人飞机。
 
尚不清楚诺伊曼的其他一些奢侈品会如何处理。据悉,诺伊曼的工作人员中,至少有一位司机驾驶着价值10万美元的迈巴赫豪华轿车。诺依曼的办公室还附有一个小型水疗和冰浴空间。知情人士透露,该办公室正在清理中,而作为董事,诺伊曼对公司设施的访问将受到更多限制。
 
接任者的未来工作
 
现年48岁的Artie Minson将负责WeWork的财务、法律、人力资源、房地产、通讯和企业发展职能。他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之前的工作包括AOL的首席运营官和时代华纳的首席财务官。他于2015年加入WeWork,并担任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Minson最初的任务是扩大WeWork的全球影响力,并管理其业务发展和管理职能。他于2016年6月成为公司的首席财务官,有消息称他是位头脑冷静且平和的员工,以“房间里的成年人”而闻名。
 
他今年春天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WeWork与Uber和Airbnb等初创企业不同,因为它在政府法规和社区抵制方面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问题。他还对公司可以继续快速增长表示了信心。
 
他说:“我们本季度新增了8.2万张办公桌,这些办公桌将为公司带来90亿美元的收入和20亿美元的利润。”
 
他在5月的采访中对公司的增长前景同样表示了类似的信心,并建议投资者将亏损视为“投资”,而在此前,WeWork报告第一季度亏损了2.64亿美元。
 
现年57岁的Gunningham则将专注于产品、技术、设计和营销。他在阿根廷长大,就读于斯坦福大学,他的背景主要是在科技公司。他之前的工作包括苹果副总裁、Peace Software首席执行官和亚马逊市场的高级副总裁,他在去年加入WeWork。
 
据CNBC报道,Gunningham在亚马逊任职期间曾是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非常亲密的顾问,并成为贝佐斯顶级精英团队的一部分。在WeWork,他负责使租赁过程变得更加技术友好,并管理着1000多名员工。
 
据报道,当Gunningham加入该公司时,员工感到宽慰,因为他被认为是有能力解决问题的胜任专家。
 
像Minson一样,他被视为公司里的“成年人”。一位前高管表示,任命他为联席首席执行官并不奇怪。他说:“我们总是认为,在IPO前,亚当会辞职,而Sebastian则将出任首席执行官。”
 
财务压力巨大
 
据悉,We Co.的债权人最近对该公司的现金储备表示了担忧。截至六月底,该公司现金储备约为25亿美元。标准普尔分析师于周四将该公司的信用评级进一步下调至垃圾级。受此影响,WeWork的债券收益率飙升至10%以上。
 
虽然与过去的承诺相去甚远,但该公司将能够获得短期的提振,因为它将在明年从其最大的支持者日本软银手中获得15亿美元的注资。双方一直在就软银计划增加至少10亿美元的注资进行谈判,而谈判的重点将聚焦于WeWork的估值。
 
这笔新资金对于WeWork来说至关重要,因为该公司也在寻求从华尔街多家银行手中获得30至40亿美元的贷款。多个消息来源称,除非WeWork先融资,否则贷方拒绝为交易提供资金。
 
也许,对于WeWork来说,清洗公司裙带关系,抛弃过度扩张模式,是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但命根被软银紧紧握住的WeWork,能否实现扭亏为盈,并在明年成功上市,还有待观察。

快捷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