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D、英特尔再获供货许可证 对华为是转机吗?

作者:admin 2020-09-27

AMD、英特尔再获供货许可证 对华为是转机吗?

博猫平台报道,自从9月15日美对华为的禁令正式“生效”之后,业界都在关注华为的芯片储备和自我保护措施,但是就在这个时候,AMD,英特尔先后宣布获得了许可,可以继续向华为提供芯片。”“密不透风”的制裁会不会再次开放?下一个“受益者”是谁?并且华为未来的自救举措将如何推进?

局限在PC端?

虽然看起来“松口”,但值得注意的是,英特尔、AMD对华为个人电脑业务的供应都受到了威胁。

AMD公司表示,AMD公司是华为笔记本电脑的处理器供应商之一,其锐龙系列CPU被华为广泛使用。和此类似,英特尔的供货许可或仅限于华为笔记本电脑项目。

据申万宏源研报,华为在2018年、2019年通过平板电脑提前进入PC市场,市场占有率为4%。在这些芯片中,AMD和英特尔是主要的供应商。在2019年,英特尔占据了1741万PC芯片的67%,而AMD占据了33%。

当前,AMD和英特尔的具体型号以及供货数量、供货周期等信息还不清楚。

但是就华为自身而言,它的PC业务在其消费业务中所占的比例较低。根据华为2019年的财报,消费者业务收入占到了华为总营收的54%,占到了华为收入的半壁江山,但其中的九成来自智能手机,显然PC业务并不是华为的主要业务,也不是华为的主要战斗力。

就像业内一位业内人士陈源(化名)指出的那样,这表明美允许华为购买芯片用于贸易技术,例如PC、服务器等产品,但海思核心芯片和5G基础设施的主要策略依然坚定。

著名半导体公司创始人也明确表示,美政府打击华为的目标一是海思,二是5G通信,英特尔和AMD为华为提供的产品仅限于笔记本电脑和部分服务器,而PC已经不是主流市场,这对美来说没有伤害。什么时候海思可以进行流片,5G所需的芯片可以供应,这才是真正的逆转。

美感的多重逻辑

而且在美许可PC业务芯片“回归”的背后,其深刻意义远不止表面那么简单。

归根结底,华为的规模还在,美半导体公司对华为的依赖性还在,一转眼就找不到华为的替代品客户,维持自己的“利润池”不失血。而且企业的本质是逐利的,面对着华为这样巨大的体量需求客户,众多供应商显然不甘心轻易放弃。

此前的波士顿咨询报告曾指出,针对中国获取美国技术的广泛单边限制可能会大大加深和加速美国企业的份额流失,因此成熟的非美国供应商能够满足中国70%以上的半导体需求。如果美国继续遵守现行《实体清单》规定的限制,在未来3至5年内,将失去8%的全球份额和16%的收入。假如美国完全禁止半导体公司向中国客户销售产品,那么全球市场份额就会减少18个百分点,利润减少37%,从而使技术真正与中国脱钩。这一收入下降必然会导致研发和资本开支的大幅削减,从而使美国半导体产业失去15000-40000个高技能直接就业岗位。那不应该是“危言耸听”。

美方虽然想彻底扼杀华为在下一代科技领域的发展能力,但著名专家程为(化名)分析,美的基本立场是不变的,仅仅是限制华为发展让美如坐针毡的核心技术,而不是全部,美国资本需要继续让华为帮助他们赚钱,但前提是配合“围攻”。

另外还要看到,第一轮“中签率”都是美国的大公司,在华为重要供应商全部清零的状态下,美企却率先获得了华为的供给权。分析家认为,这一美国禁令或间接帮助美企,对先前的竞争者形成潜在的压力,借机重新洗牌。这不但为美国企业挽回了一些损失,而且还在特定市场上把竞争者“消弥于无形”,一切都是那么“有名无实”。

但更值得深思的是,这是多重美国力量相互妥协的必然结果。

正如TikTok事件最终落幕一样,长期以来饱受争议的又多次峰回路转,一位知名博客提到,这一事件总体印证了美国并非铁板一块,能够通过拉拢部分利益联结者,而在了解王后的一切之后,一切都是套路,没有什么可说的,打就是为了说。

还得长期“斗争”

难道华为也是“什么都可以谈”?

继AMD打开“闸门”后,据报道,目前包括高通、台积电、三星、索尼、美光科技、SK海力士在内的企业已陆续向美提出申请,希望能正常供应华为。但是这些申请什么时候能被批准首先由美方主导,企业或者是只能自我寻求多福,显然美企业获得批准的几率更高。

但目前华为仍步履维艰,需要加紧备战工作。在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华为轮值主席郭平回应了芯片储备将维持多久以及未来如何应对等热点问题,但他没有透露具体的芯片储备,他解释说,美国不断加大制裁力度,第三次修改法律制裁确实给华为的生产、经营带来了很大困难,但是到9月15日,华为的应急库存各类芯片才全部入库,具体数据仍在评估之中。

关于“地主家的余粮”,郭平指出,对于2B业务包括基站来说,还是比较充足的。对于移动芯片来说,由于华为每年要消耗上亿部移动芯片,因此在移动芯片相关的储备方面仍在积极寻找解决方案。而且,如果高通能够申请,华为也会很高兴使用高通的芯片制造手机。

但是,即使高通“松绑”,可以向华为供应一部分手机芯片,仍然无法解渴,华为仍然面临着麒麟芯片无法代工的困境,其依靠麒麟芯片打造出差异化竞争力的优势也将逐渐变得势微势微。与此相对应,华为的鲲鹏、晟腾、天罡...都将渐行渐远,这将是华为无法承受的“往事”。

至于华为是否会为了自救涉足代工领域,郭平侧面强调,华为拥有强大的芯片设计能力,华为也愿意帮助可信的供应链增强其芯片制造、设备和材料的能力,帮助他们也是帮助我们自己。

美人鱼的左手“禁锢”,右手“通路”的手腕不知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但既然这场技术大战已经势不可挡,就别指望对方大发慈悲。程表示,无数历史的演变证明,实力才是最大的资本,而铁还会自己硬,早期自主是唯一的出路,只能放弃幻想,长期奋斗,即使要十年甚至几十年的努力也不能放弃。

快捷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