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业低价竞争何时了?快递员干多赚少如何有明天

作者:admin 2020-11-15

快递业低价竞争何时了?快递员干多赚少如何有明天

博猫娱乐平台报道,白岩松:今年的双十一也许跟往常相比,动静没那么大,但抻的时间是足够长,双十一变成了七个1,也就是从11月1号一直到11月11号,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多的需求,最最忙碌的人一定是快递小哥。为了防止快递爆仓,更快的送给用户,今年双十一前,各大公司就已经紧锣密鼓地招人,仅临时用工人员就增加了49万人,超过了全国400万邮政快递从业人员的10%,这些大比例的临时用工,来自哪儿?收入行吗?整体的快递小哥的生存状况又如何?《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双十一背景下的快递小哥。

 
全国各大快递公司新增近49万临时用工
 
这里是申通快递位于合肥的转运中心。所有从安徽发出或要发往安徽的快递,都要先在这里进行分拣,才能转运到下一个站点。已经是深夜12点,厂房里却仍然灯火通明,每条履带也在高速运转。为应对此次超长版“双十一”带来的庞大货物,工作人员已经24小时连轴转,忙了半个多月。
 
申通快递合肥转运中心经理 王伟:我们今天早上6点半到晚上6点半,我们总共卸了70台车。目前的话我们已经从上个星期(每天)30万的操作量,已经涨到了现在的大概(每天)57万的操作量,峰值的话应该是在57万到60万之间,流水线前货量变大之后,我们的自有员工是离不开这个线体的,所以只能把摆货、码货的这个工作交给临时的人员来做。
 
小沈今年19岁,在合肥读大专二年级。今年“双十一”,申通快递经第三方公司将他招来做临时工。每小时工资17块,从晚上6点工作到第二天早晨6点,一共12小时,中间可以休息50分钟。他的主要工作就是一直盯着履带上的快递单号,迅速把发往自己负责区域的快件挑出来。
 
申通快递合肥转运中心临时用工 沈同学:比如说今天,我就负责(发往)浙江的,浙江的单号上面前三位都是320到399这中间的,如果看到快递上的单号前三位是我的,我就把它拿下来,放在下一个履带上面,然后到这边有人会负责把它放在车上面,老是看一个东西,怎么说呢,有感觉很无聊,今天我跟同学,我们就换着搞,他负责江苏这一块,我负责浙江这一块。
 
在这间厂房,小沈这样的临时工,夜班大约有五六十位,而正式职工也不过百人。这里的工作并不轻松,经常熬一晚下来,会觉得腿酸、手疼。小沈的学校不近,每次过来要坐一个多小时公交车,如果第二天课程比较多,他会选择休息一天。现在,他每晚能拿到210到230元,一共赚了一千多块钱。问起这份工作是否上了保险,他说并不知情,也没有签过合同。
 
申通快递合肥转运中心临时用工 沈同学:我妈是当服务员的,每个月工资也不多,然后我爸是做电焊的,也是挺累的,我平时就是利用自己的课余时间过来出来做兼职,挣点生活费,也就不想管父母要钱,给他们带来生活的压力,不想让他们知道,也怕他们心疼,双11到了,买了点衣服,花了六七百。
 
国家邮政局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双十一”前,全国各大快递公司大约新增了近49万类似小沈这样的临时用工。他们涉及了客服、仓库分拣员、快递员、司机等快递链条上的各个工种。如果按全国近400万固定快递从业人员来计算,临时用工已经超过了10%。
 
本周五早9点,博猫娱乐平台见到了正准备派件的29岁快递员曹云雷,他也是一名临时用工。本月初,刚刚与网点签订了2个月的劳务协议,“双十一”之后,还要帮忙做完下个月的“双十二”和元旦新年。考虑他是新人,网点制定了3200元的固定底薪。按照每件1元计算,派送超过3200件后,其余的都计入奖金。曹云雷原本在商贸公司做物流,很快适应了节奏,平均每天能派送两三百件,这段经历也被他看作未来转型的一次试水。
 
快递员 曹云雷:还想接触这块,多做做,但是还是有很多细节,不太了解,因为他这个快递有很多考核罚款,特别严重,客户投诉一下,你可能一天两百块就没了,干快递没有几个没被罚的。我还是不是特别了解这里面一些考核,所以我也是想先在了解了解内部细则。
 
如今,像曹云雷这种对快递业饱含热情与憧憬的年轻人,已然并不多见。为备战“双十一”,今年8月,许多公司就已经多次抛出诱人机制招兵买马,结果却响应寥寥。超10%的临时用工也再次折射了屡屡成为话题的“快递业招工难”。在电商、网购日益成为经济内循环重要组成部分的今天,作为基础支撑的物流快递,发生了什么问题,又该如何纾困?
 
申通快递安徽省公司总经理 李果:我们这个行业,它特别是在基层这一块,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感觉到劳动强度比较大,还有我们之前的大多主力军应该是70后,80后,现在90后都已经30岁了,就是说现在大多年轻人他可能吃不了这个苦。风刮日晒,每年365天全年无休,中国的快递,数据我们早就已经做到了全球第一,我们现在是大而不强。
 
白岩松:双十一到来,招聘临时的快递小哥是解一时之需,但长期把送快递当工作的小哥们才是真正行业的主力,我们可能很多人都能感觉得到,他们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在路上闯红灯不遵守交通规则几乎成了常态,怎么管效果好像都不那么好。这背后就是他们这个工作计件收费,多拉快跑这个特点所决定的。但其实他们多快地跑,收入可能都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高,一线快递员月收入超过一万元的不到1%,七成以上的快递员月收入是在五千元以下,无论是收入还是保障又或者是尊严,还能多提高一些吗?
 
快递小哥干多赚“少”
 
每天早午两次,这个位于沈阳某居民区附近的快递站点,都会迎来一批需要派送的快递。卸下从上级站点拉来的快递,再扫描分装到派件车上,快递小哥们开始了忙碌的工作,他们将带着一份份快递,走完送达前的最后一公里路。
 
双十一来临,快递小哥潘越的派件任务相应增加,每天五点,他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和我国300多万快递员一样,他每个月的收入取决于当月的收派件数量,潘越如果要想多赚钱,就意味着要多拉、快跑、多派件。
 
京东快递沈阳河畔营业部快递员 潘越:一个件完成之后,这个件能挣到一块五毛钱。如果说客户要买矿泉水、牛奶、啤酒什么东西的,越沉的东西可能就提高点。如果说越轻松点的,像发票的就几毛钱。少的时候,每月工资可能是三四千块钱,就是这样。多的时候可能过万了,这也是为了自己生活,然后靠自己努力所得。
 
为了每月能按时拿到辛苦赚来的工资,入行四年的潘越选择在这家直营站点工作,在这里,他们能直接和快递公司签订劳动合同。而目前的快递行业内,大多数站点采用加盟方式运作,也就是由加盟的经营者,承包下快递公司的基层站点,再自主雇佣快递员、自主经营。今年双十一前夕,一家加盟制的快递站点,就因为经营不善悄然关门。
 
该站点快递员:我在这家快递公司已经干三年了,三年中间换过四次经营者,换这四回吧,换一回就欠我们点钱,但欠的不多,几百元或者千八百元,既然经营者不干了,我们也不要了,就这回欠的太多,这次欠我一万一千多。
 
加盟站点的经营效益,与该站点快递员的收入息息相关。因此,在经营不善的加盟站点工作、且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快递员,就容易产生劳动纠纷。事实上,大众所熟悉的“三通一达”等快递公司的基层快递站点,都采用加盟制,近年来,在站点推广加盟制的快递企业也越来越多。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研究室副主任 杨达卿:直营式快递企业,就是人是我(快递企业)的,我来管理,我来统一包办他的包括这个社保等等这个收入待遇。过多的人力对企业确实带来一定的成本压力,大家可能更多希望通过技术平台这种方式,来疏解自己在人力成本的更多压力,加盟模式他是依托于信息平台,来吸引这种社会的零工。把这个加盟制用进来,考量的是,我们能够把一些成本压力得到疏解。
 
加盟制引入基层站点,给快递行业的末梢带来了竞争,淘汰缺乏竞争力的站点,又能相应地节省人力成本。但并不意味着,快递员的劳动权益不受保障。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研究室副主任 杨达卿:我们需要这个行业,就是逐步的建立和完善这种工会体系,因为工会体系是我们在雇佣关系进行矛盾调和一个很重要的抓手,尤其我们的快递从业人员的加盟模式,他们是流动员工,这种模式下他既需要权益的保护,同时要在守法的范围之内。我们传统的法律法规面临新的服务场景,新的业态,新的技术带来关系的变革,他还是需要与时俱进地调整。
 
在南通做了十年的快递员,毛军在行业竞争激烈的江浙沪承包下了一个快递站点,作为站点负责人的他,终于不再担心自己成为劳动纠纷中的弱势方,但毛军还在一线送快递,双十一来临,多拉快跑成了他的工作常态。
 
南通海安快递供配中心快递员 毛军:平时一个人的话送两百票左右,双十一期间这个就是几倍的量,我们平时一般是八点钟上班,现在双十一,六点多就到公司上班。双十一现在虽然单价是比平时少一毛钱,现在毕竟量比较大,我们收入是按照自己的派件和揽收的量。因为毕竟量是平时的三倍,所以收入也比较可观。
 
双十一期间,虽然毛军派送单件的收入少了,但由于派送量大,他对自己的整体收入还相对满意。以他十年的派件经验来看,过去派件量较少,但每单赚的钱也相对多;近年来派件量大了,派件单价也降低了。根据国家邮政系统,最新的《全国快递从业人员职业调查报告》显示,七成以上的快递从业人员,月收入在五千元以下。
 
南通海安快递供配中心 快递员 毛军:这几年送件,以前是量比较少,现在量多了,一个件就少了几毛钱。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研究室副主任 杨达卿:我们说全国的快递从业人员就是大多数的工资月薪可能三千、四千,这是主体,我们也看到说这个快递从业人员有的月薪可能达到一万,但这种收入规模能够达到1%就不错了,所以说快递从业人员总体还是收入偏低的。
 
白岩松:人们常说买的没有卖的精,其实打工者更是没有经营者精明,假如你以为多送货快点送货就可以收入更高,现实情况可能就会打我们的脸。近年来,国内快递企业为了抢夺市场展开的价格战愈演愈烈,每单快递的派送费被越压越低,于是你看到几家主要快递公司的业务量都在上升,但是今年截止到九月,快递公司单票收入却已经连续七个月同比下降。简单地说,对不少地方的快递小哥来说,就是派的单子更多了,每单的收入却在下降,干得更累了,赚的钱却没变多,甚至有的拖欠工资、发不出工资,接下来怎么办才好呢?
 
快递业低价竞争何时了
 
浙江义乌韵达快递员 汤一凡:最近双十一,是一年之中最忙的时间,有的时候一天就吃一顿饭,基本上要从早上7点钟上班晚上要忙到十一二点左右,每天收件也比平时多了两三倍。我基本上负责北下朱村这边的区域,负责收个十几家客户,基本上差不多有一万单左右。
 
一天要上门取走一万件快递,快递员汤一凡的“双十一”可以说累并快乐着。他所在的北下朱村是个电商村,他的主要工作,是到电商商户那里上门收件。今年上半年,快递企业价格战引发快递费大幅下跌,而在在双十一之前,快递费已经恢复到每件2元左右的正常水平,每收一件快递的提成也跟着恢复,这个月他预计能收入1万块左右。
 
浙江义乌韵达快递员 汤一凡:每个单件,就是说我们提成收一个件现在差不多可以拿到一毛钱左右,下半年打价格战我们就拿到五分钱一单 。快递收一个件一块多都可以收的,然后那时候价格低,我们的收入就少一点。
 
义乌是全国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今年更是超过广州,成为快递量全国第一的城市。具有价格风向标意义的义乌,历来是快递企业的必争之地,而今年价格战的惨烈程度实属罕见。快递费一降再降,最低的时候,商户们八九毛钱就可以寄一件快递。
 
浙江义乌电子商务经营者 周东亮:最便宜的时间可能是九毛一块左右,他们会讲,如果跟我们合作的话,肯定我们的运费成本,整个这个产品成本会降下来。
 
韵达快递义乌分拨中心负责人 杨继根:按照常理来讲,一个派送运力的成本,我们一票件不收到三块以上是没有利润的,就是要抢占市场份额。
 
义乌市邮政管理局市场监管处副处长 王东升:各个快递公司的竞争都已经是白热化的,非常激烈。总部无非就是,各个总部都拿降派费来把这笔钱放到竞争里面去,就是把派费用降低下来打市场去。市场竞争我们是欢迎的,但是无序的竞争,它会导致整个行业里面存在重大的一些问题吧,包括我们前端时间也有很多报道,就是很多网点倒闭的,业务员生存不下去的。
 
由于快递的运输、分拣等成本短时间内很难降低,降低人力成本也就是工钱就成了价格战的主要手段。在汤一凡的网点,不仅取件揽件的提成当时降低了一半,派送快递的提成更是从1元钱降到了一毛钱。有的快递网点老板为了留住员工,没降快递员的工钱,因此只能亏本经营。
 
义乌市邮政管理局市场监管处副处长 王东升:我们也看到这个之后,行业协会和我们游管部门共同和快递企业,就是要求快递企业不得随意扣派费,不得随意下降派费,不得随意扣款,来保障一线网点和基层的权利,来倒推快递企业不要去恶意竞争,七月份因为各个总部自己也看到了,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的过程,各个总部自己自发的开始,就是调整增加派费。
 
本周,在义乌各大快递公司的物流仓内,快递小哥收揽的“双十一”快件通过智能设备进行分拣。智能分拣设备不仅效率高,也将成本大大降低。专家认为,未来快递业的价格之争就应该是全流程、全链条的竞争,不应该再以牺牲快递小哥的利益为竞争手段。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研究室副主任 杨达卿:价格战是不可避免的,在将来我觉得还会存在。是价格战应该回归的一个理性区间,这个区间是基于我们的快递企业,你能够做到整个全流程的成本优化,因为你的成本优化了之后,你就可以打价格战,因为你一定从其他方面把你的价格成本压力疏解了,缓解了。
 
我国快递服务业正处在提质升级的关键期,快递服务的体验好与坏,“最后一公里”末端网点的服务能力至关重要,快递小哥队伍的稳定至关重要。快递企业要想真正夺下市场、赢得口碑,快递小哥或许是最该被重视的群体。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研究室副主任 杨达卿:尤其今年疫情以来,我们知道很多快递在疫情区还坚持派送,实际他们确实对这个社会的贡献非常大。如果说我们这个行业能够去尊重这些快递从业人员,同时企业能够保证他们的收益,能够得到改善,那这个行业会进入到良性循环,同时这些快递人员也会更加保证服务品质的提升。
 
白岩松:人们常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其实快递小哥是整个中国快递业快速发展的基础,也是每个人期待的快的基础,过去五年,中国快递业务量年均增速超过30%,一直是世界第一,但面对几百万快递小哥这个群体,我们需要改进和提升的地方还有太多,靠他们这个行业本身的工会可能很难解决问题,我们所有的人加在一起,应该用关注、用推动去成为他们最靠得住的一个工会,小哥们才会更有保障更有尊严,也能增加更多的安全,而这和我们每个人有关,和未来有关。

快捷搜索